他早已準备好自己的快艇棺材:艺术怪才Sebastian的设计


图:Sebastian ErraZuriz

今年6月在Design Miami / Basel 2016时,Sebastian ErraZuriz展出了作品《On the Edge Staring at Eternal Infinity》。此件作品以精美的动物标本所打造的镜面,引诱观者迎面望向自己的反射,因此当人们在看艺术作品时,也正在看着自己的倒影。

从另一层面来看,艺术家过去经常是自恋者的状态,他们将深刻的视野及内省反映在艺术作品当中,然而今时今日,在每一个城市,每个艺术博览会,同样的作品被複製在每一个展位里,而这些不断被複製的作品中最为盛行的莫过于「镜像艺术品」。

因此当艺术家的自我意识及有创造力的成果,在面对收藏家及社会名流的自恋时则相形见拙,毕竟「自拍照的艺术,比现场看到的艺术更为重要。」这似乎已成为艺术博览会所面临的另一种社会现状,而Sebastian则以此呼应死亡,并以此做为永恆的反思。

他早已準备好自己的快艇棺材:艺术怪才Sebastian的设计
作品《On the Edge Staring at Eternal Infinity》
再想象 再检视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Sebastian的作品一向充满各种讽刺性的言外之意,他坦承自己是一个「友好的功能反社会份子」(functioning sociopath),擅于去尝试以及再度检视日常生活中被人们视为理所当然的层面,并透过再想像,理解生活中更多面向。

因此他完全同意哲学家苏格拉底所言:「未经检视的人生不值得活」(The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他认为人们不能只是接受生活,既然给予了,就必须要再检讨它的每个面向,并试着去改变那些不具意义的部份。特别是哲学家叔本华也提过:「能者能达成别人完成不了的目标,天才则是完成他人想都想不到的目标。」(Talent hits a target no one else can hit; Genius hits a target no one else can see.)

Sebastian相信,才能是实现最大潜力的关键,但最重要的是理解自己的能力,以及了解所处的社会体系形式,只要将改变做为目标,便可以看见全新的视野。

这也是他从未专注只做艺术家或设计师的原因,之于他,艺术及设计是并存的,两者拥有部份重叠且界线,特别是他认为两者其实并没有严苛的定义及区隔,一意孤行的将其划分是专制、武断且过份简化的,因为艺术及设计皆具有真实的流动性,因此在世人眼中这道墙,其实只是一个文化结构,仅仅为保有专业学科的训练而生。

创作範畴无极限

Sebastian总是天马行空,活跃于各种领域的跨界已不足以说明他奇葩的程度,

其最富盛名的莫过以12位前女友性格为依据所设计造型迥异的高跟鞋,最能表现风格印记的作品则是《Look Again Door》,这个现代居所大门少不了的防盗眼,当初打造此防盗眼只因一向认为单眼窥视很傻气的Sebastian,决定以更便利的方式让双眼可同时观看门外,亦传达了同一件事再看一次便有些许不同的概念。

他早已準备好自己的快艇棺材:艺术怪才Sebastian的设计
作品《Look Again Door》

另一个知名度颇高的作品则是以数百根木条拼接而成的波浪收纳柜(Wave),透过像拉鍊般的设计,让柜体造型拥有极大的自由发挥空间,并在使用者的随兴拨弄下,随时都能展现焕然一新的独特性。

不仅如此,今年在香港Art Basel,他特别为爱彼錶(Audemars Piguet)设计的展馆也相当吸睛,他不只把其中一个空间打造成纯白隔音室,另一方面更以冰雪作为大自然时钟的象徵,透过闪亮夺目的冰柱、钟乳石等造型,演绎出时间不灭的价值。而相当关注社会议题的Sebastian也经常将设计眼光望向弱势族群,比方像是在残疾康复中心鞦韆前打造一把悬空的轮椅,让健全人与残疾人士享有相同的快乐,或是藉由墙面与地面的涂鸦让人们正视许多被忽略掉的社会现况。

有趣的是,他早早就为自己的死亡準备好一只自带引擎的快艇棺材,让死亡成为另一趟愉悦的旅程,确实也极度符合他一贯帅气潇洒的性格作风。特别是如果有机会造访他的工作室,便可以感受到他几乎没有静滞且各种灵光乍现的时刻,只因每个日常都能刺激他活力充沛的创作灵感。

他早已準备好自己的快艇棺材:艺术怪才Sebastian的设计他早已準备好自己的快艇棺材:艺术怪才Sebastian的设计
Sebastian Errazuriz的工作室

因此不光是纯粹的产品、家具或空间设计,他在公共艺术上的表现也常令人瞠目结舌。正如去年1月在纽约时代广场上的影像作品《A Pause in the City that Never Sleeps》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以缓慢、具有感染力且持续蔓延的打哈欠黑白影像,让蓄意设计的支配控制着当下的环境氛围,也使许多游客光是看着萤幕,便不自觉加入了艺术家打哈欠的行列之中,并间接影响其它周遭的人也打起哈欠来,每个晚上人们甚至会自主群聚,而这支影片则透过艺术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经常隐伏的意识公诸于世。

他早已準备好自己的快艇棺材:艺术怪才Sebastian的设计
影像作品《A Pause in the City that Never Sleeps》
理解死亡才能活得精彩

不过倘若仔细回顾Sebastian过往的作品,可以发现到他经常在谈论死亡,他则表示自己确实迷恋着死亡,或是半空着的玻璃杯,「当我们意识到玻璃杯有一半是空着的,我们才能真正享受满杯时的价值。」因此他不断探索,并接受有意识的死亡,是以一种疗癒的方式去活出一个圆满的人生,「你不知道你所拥有的,一直到你提醒自己有可能随时失去一切。」

因此当日常微小的恐惧快要全面麻痺我们之际,如果记得人生是苦短的,且可能会死于任何一秒钟,那幺这就是一种最简单的方式让自己勇敢去做重要的决定。

有话直说的他常以一抹迷人的微笑,残酷的撕开社会本质下最不堪的一幕,并透过诙谐甚至荒诞的作风,切中当代社会的盲点,并不断以平行概念去解读每一层意义,让每一次再想象(re-image)后所产生的变化,令人察觉到再看一次便有所不同的心境。

Sebastian始终马不停蹄,目前手上还有许多正在执行的案子,不过尚未揭晓前他不方便多加透露,但从官网上不难发现他正在为湾流G650豪华私人飞机设计外部及内装,从设计图中可以看到整架简洁纯白的座舱内,居然还特别打造出一织别出心裁的金色猴型雕塑品坐在椅子上,充份展现他一贯的幽默感及艺术气息。

看来,无论接下来还有什幺新计划,Sebastian依旧会透过艺术及设计的行为与行动,让观者察觉社会中各种被吞没的正义、被隐瞒的事实、被粉饰的价值观与经常被忽略的弱势声音,并一如往常持续影响着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