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M放榜‧遭父淋镪水致半盲‧陈慧琳考获9A1B

SPM放榜‧遭父淋镪水致半盲‧陈慧琳考获9A1B(槟城23日讯)遭父亲误淋镪水以致右眼失明的陈慧琳,前一天(週二)伤心听到父亲陈德寿被判杀妻及严重致伤女儿两项罪名的表面罪名成立,週三便接获自己在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试中考获9A1B佳绩的消息,让她多日来深锁的眉头,终于展开了的笑颜。对她而言,这项好成绩不但是抚慰她受创心灵的“及时雨”,也让她重拾对未来的希望。陈慧琳报考10科目,分别是马来文A+、英文A-、道德教育A、历史A、数学A+、科学A+、高级数学A+、高概A+、会计A+、中文B+。右眼已经失去视力的陈慧琳,只能感受到光线,读书也比一般人吃力,可是她却愿意付出更多,考获如此佳绩,确实让人替她感到骄傲。她的坚毅及对性命的尊重,是时下许多不堪生活打击而轻言放弃生命的年轻人的学习典範。PMR考获全A为了避开媒体,陈慧琳週三延至中午12时许,才在三几好友的陪同下,前往柑仔园修道院女中领取成绩单。校长程丽仙在得知陈慧琳考获如此佳绩时,也亲自致电她,要她继续坚强,并表示会在週会上向所有的同学宣布这个好消息,并要大家向她学习积极、坚强、努力的做人态度。陈慧琳在2009年因受伤意外而错过当年的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但在伤势渐稳定后,她在去年4月重返校园,并重读中五及报考大马教育文凭。陈慧琳是优秀生,成绩一向优异,也曾在大马初中评估考试(PMR)考取全A标青成绩;在去年4月复学后更是奋力直追,以优异的会计科成绩勇夺“毕业班全级学科优异奖”,并以商概拿下了“杰出学科奖励金”。虽然一场家变毁了天伦,但她还是靠本身的坚强,勇敢站起来。陈慧琳:努力没白费陈慧琳接受《》电话访问时坦言,能考获好成绩,她真的很开心,至少付出没有白费。但她同时又表明自己不想再上报了,所以才会晚点到学校领取成绩,以避开媒体。此外,她也不愿对父亲的案件发表任何意见。近来学生不堪面对一些挫折转而轻生,让人惋惜,校长更是苦口婆心地在礼堂劝勉所有出席领取成绩单的学生,不要被成绩影响,面对难题时更要向陈慧琳乐观学习,勇于走过人生波折。即时通知哥哥好消息不幸遭父亲泼镪水误伤的陈慧琳得悉自己在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中考获9A1B的成绩后,心情十分雀跃,并第一时间传送手机简讯通知亲人。相信是认识陈慧琳的亲朋好友得知她考获佳绩后,相继打电话恭喜及祝福她,因此她的手机一直无法驳通。陈慧琳兄长俊宏身在吉隆坡,他接受本报电话时指出,慧琳週三早到学校领取成绩表,当她得知自己考获9A1B,心情十分开心,并立即传送简讯通知他。“我也替妹妹感到开心,当场打电话到槟城恭喜慧琳,可是线路太拥挤,我一直无法联络上她。”他称,慧琳仍然面对视力问题,她正在康复当中。儘管左眼已渐渐恢复视力,但仍不适合长时间阅读。若要阅读书籍,需在近距离才能看清楚,所以不适合长期阅读。陈慧琳受伤后,曾错过SPM考试,心中感慨万千。她在去年的SPM放榜时,陪同好友回到学校领取成绩,当时她也说,有冲动重回校园重读中五及报考SPM,这个梦想终于在今年成真。相信已“告明”亡母陈慧琳考获成绩,一般相信她已“告明”在天之灵的母亲。目前正值清明时节,週三下午记者到陈慧琳母亲在白云山的灵位,发现一切平静如常。据一名看守人员表示,週三也没有看到家属前来祭拜。预料,陈慧琳及家人会在近期前往清明。修道院以慧琳为荣修道院董事长李文和得悉陈慧琳考获9A1B佳绩,在接受访问时说,他也替慧琳感到开心和骄傲,并指修道院以慧琳为荣。他说,慧琳真的很勇敢,在面对人生重大波折还是懂得自爱自重,坚毅不放弃,从悲伤中勇敢的走出来;而且也肯花更多的努力积极在学业上带来成就,非常懂事。“其实年轻人都很应该向慧琳学习,不应该动不动就选择轻生,反而要珍爱生命,活出璀璨的未来。”舅母:她一睡醒就看戏陈慧琳的舅母庄美丽(54岁)指出,外甥女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吃饱后睡觉,而睡醒之后的第一件事,并不是温习功课而是打开电视机看戏,是名符其实的“戏王”。“说真的,平时在家,我鲜少看见慧琳拿起课本在温习功课。”她说,据她观察,慧琳并没有面对考试的压力,每天的生活都很轻鬆,偶而才会躲在房间读书,但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泡戏”。她提到,大马教育文凭考试成绩放榜时,陈慧琳没有立刻前往学校,而是在校长发送简讯指採访记者已经离开学校后,陈慧琳才于中午时段,在舅舅陪同下前往学校领取成绩单。“我不清楚慧琳逃避记者的原因,但相信慧琳领取成绩单后,就会随同朋友去庆祝。”据了解,陈慧琳相信是视力弱,以致在放学后儘量让眼睛休息。不过,学校的老师及同学都说,平时陈慧琳在学校是非常专注“听课”,付出的努力比常人多几倍。仍不可长时间阅读去年,陈慧琳遭父亲误泼镪水之后,被送往双溪毛糯医院就治,当时她面对视力问题,儘管左眼已渐渐恢复视力,但仍不适合长时间阅读。若她要阅读书籍,需在近距离能才能看清楚,所以不适合长期阅读,虽然院方在当时不鼓励重拾书本,但是她仍积极通过校方向教育局争取。她的左眼在视力测试中,能看到一些字母,右眼暂未能看到东西,但若以手电筒做测试,她仍能感觉光亮。她曾说:“我也不敢勉强自己长时间看书,一来眼睛容易疲惫,二来也担心加重左眼负担。新闻背景夫泼镪水杀妻女儿毁容失明清晨3时,全国槟岛市政局执法员陈德寿(54岁),在峇都兰樟住家内涉嫌泼镪水谋杀50岁妻子锺瑞莲,并且也导致当年只有17岁的幼女陈慧琳毁容及几近失明。陈慧琳当时身上有20%被镪水烧伤,其中伤势最严重的是眼睛部份,被院方宣判失去70%视力。来自双溪毛糯(Sungai Buloh)医院的医生灿德玛拉之前在庭上供证时指出,陈慧琳左眼患上白内障机率极高,而右眼已失去视力,只能感受到光线。她说,陈慧琳的伤势是化学药品所导致,她共进行4次眼部手术。陈慧琳之前在出庭供证时指出,父母之间感情一直以来并不好,而且在事发前两三年,父母已分房睡。她也坦承父母平时都甚少交谈,也常吵架惯。经过多时的审讯,槟城第三法庭日前判被告表罪成立,也传召被告出庭答辩。辩方是以被告神志不清作为答辩,并表示将传召两名精神科医生来为被告证明。法庭也订在本月28日,传召这2名分别来自霹雳州幸福医院精神病院精神科医生拉峇阿雅及槟城医院副院长依查敏上庭供证,以证明被告精神状况。/报导:林艾婷、洪国川‧2011.03.23